党史人物
田奉先(1893——1930)

田奉先.jpg

【田奉先】(18931930)字耀东,又名田振亚。陡沟镇尚田村田庄人。正阳绍明高等小学毕业后考取湖南长沙武备学堂。在长沙接受革命思想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田奉先,1893年农历正月十五日出生于正阳县陡沟镇尚田村的一个农民家庭。其父田本立忠厚老实,母亲善良贤惠。他家有田地近40亩,官塘一处,家境较为富足。本村有一劣绅名叫田华亭,有钱有势,自捐取晚清贡生(拔贡)以后,仗势将官塘霸占,致使本立兄弟4人之田中无水插秧,田地无法耕种。本立去找田华亭说理,反遭毒打致伤,又告官无果,只好将田地当卖大半,用以养伤,从此家境每况愈下。田奉先出生以后,家庭生话更加艰难,无奈,父亲肩挑奉先和行李出外谋生。数年后,在外祖母的资助下,父亲领着奉先又返尚田村,赎回十亩田地,自耕自种,但家里的日子仍不好过,还经常遭受田华亭及其豢养的爪牙的欺凌。不得已,父母又将奉先送到外祖母家生活。在那里,奉先得到读书机会,受到启蒙教育。1908年,也是田奉先15岁那年,父母相继去世,奉先孤身一人,依然靠外祖母生活。奉先18岁时,经外祖母做媒操办,与陡沟街李家之女结为夫妻。他岳父是个殷实之家,后来奉先得到岳父的资助,1911年,他进入正阳绍明小学读书。奉先毕业后,返回尚田村为父母扫墓时,又遭田华亭等人的毒打,欲置其于死地。田奉先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为了寻求真理和生路,向外祖母和岳父家求得路费,怀着对土豪劣绅的无比仇恨,于1913年愤而离家,只身奔赴湖南长沙,考上了陆军讲武堂,改名为田振亚。1916年,田奉先在湖南长沙陆军讲武堂毕业后,入湘军任陆军见习军官。在此期间,田奉先目睹帝国主义的侵略,当局的黑暗腐败,各派系军阀的连年混战,以及劳苦大众的生灵涂炭,他立志为国家的富强、人民的安居乐业效力。后来,他参加了毛泽东、蔡和森等人于19184月在湖南长沙创立的革命团体新民学会。当时新民学会的宗旨是“革新学术,砥砺品行,改良人心风俗”。之后,新民学会的方针确定为“改造中国和世界”。会员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国家大事和世界形势,研究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经验,宣传马克思主义,寻求改造中国的道路和方法。田奉先在革命思想的熏陶下,1924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19241月,在共产国际和共产党的推动下,国民党召开了“一大”,实现了国共合作,建立了革命统一战线。1926年7月,为了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,广州革命政府誓师北伐。田奉先所在的部队,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。他在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军长兼前敌总指挥唐生智部担任连长,参加北伐战争。1927年春,为了发动和组织地方农民武装,策应北伐军向河南进军,田奉先受党组织派遣,离开部队回到家乡陡沟镇,建立和发展地下党组织。

陡沟镇是正阳四大镇之一,位于淮河北岸,南与信阳、罗山毗邻。当时全镇约有2000余人,多以经商为主,并兼种少量土地。南京国民党政府建立以后,陡沟几家土豪奸商,更加称王称霸,欺压弱小商民,国民党还在此镇建立了区分部和税务分局。苛捐杂税繁多,税警、特务横征暴敛,无所不为。此外,周围的恶霸也很猖獗。陡沟镇西的李湾,有一豪绅地主冯华阁,是晚清秀才,任联防队长,县参议员,家有良田五六百亩,外号冯半拉天。冯与尚田村的劣绅田华亭是儿女亲家。田、冯两家又与陡沟乡约张缢、保长田本金等人沆瀣一气,狼狈为奸,巧取豪夺,残害良民。陡沟的广大商民和农民群众对他们恨之入骨,盼望能有出头之日。田奉先从北伐军回到家乡后,为唤起民众,发展党组织,就发动苦难的群众,在陡沟镇西北的周大庙扒掉神像,办起了小学,自任学校董事,聘请共产党员程绍尼、吕宜斋等人任教,以此为掩护,筹建党组织,开辟党的工作。

19277月,在信阳仪光中学毕业的共产党员饶子裕、熊伯威、熊仲祥等人也回到家乡陡沟镇,在火神庙办起了正阳县陡沟镇第四小学。田奉先与饶子裕等人接头后,采用走亲戚、串厚友的方法,日夜奔走,宣传国民革命,发展了马勋成、田本谦、田魁先(田老五)、田明先(田老六)、田本崇、田本连等入党。后来,田奉先又与正阳县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,建立了中共正阳陡沟支部,田奉先任书记。

1927年9月,中共正阳党支部在县城南柏树林召开党员代表大会,选举成立了中共正阳县特别支部委员会。中共正阳特支成立后,又迅速在全县发展了一批党员。田奉先在尚田一带发展了田瑞五、周世榜、鲁明连、黄明理等入党。

党组织建立起来后,以陡沟镇为重点,发动商民组织抗税小组,开展抗捐抗税斗争。参加抗捐抗税的商民很快发展到20个小组,150余人。

19288月,中共正阳县委员会建立,田率先当选为县委委员兼陡沟区委书记。这年秋,田奉先开始着手建立农民武装,以适应形势的需要。他首先组织了“光蛋会”、“鞭杆会”,把广大贫苦农民组织起来。之后,田奉先千方百计地搞枪。是年冬,田奉先派其堂弟田老五混入国民党军队当兵,不久,带回手枪一支、汉阳造枪4支和部分弹药。田奉先以此为基础,组成了夜集明散的游击小组。他带领游击小组向土豪劣绅、恶霸地主展开了夺枪斗争,先后打击了尚田的恶霸田周同、龚庄的管事田本俊和黄鲁店的劣绅黄敏良等人,缴长短枪10余支,使游击小组的武器装备得到了加强。为了开展较大规模的农民武装斗争,陡沟区委成立了淮北农民赤卫队,田奉先任队长,上级党派红军干部秦光武任指导员。1929年底,全区的共产党员已发展到100余人,建立了陡沟、周湾、尚田、黄鲁店、冯楼、王楼、大鲁、潘店8个党支部;共青团员也发展数十人,建立了团区委;农民赤卫队发展到30余人枪,一度形成了以尚田、黄鲁店为中心,方园20余里的革命根据地。当时在农民群众中流传这样的歌谣:“尚田村,地面宽,村上出了个田奉先,打土豪,杀脏官,穷人才得把身翻”。

1930年春,中共正阳县委在诸葛寺区召开了扩大会议,根据当时的形势和上级党的指示,成立了正阳县农民游击大队,张立山任大队长,刘子清任教导员,下辖4个中队,1个手枪队。田奉先领导的陡沟农民赤卫队被编为第四中队,田奉先任中队长。

陡沟农民赤卫队被正式编入正阳县农民游击大队以后,斗争士气大振。在田奉先的率领下,向当地反动势力的代表人物冯华阁、田华亭、张缢、田本金等人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。1930324日夜晚,国民党陡沟乡约张缢,保长田本金和冯华阁的侄子冯伯华等人,在陡沟镇西的张寨召开反共会议,田奉先得知消息后,即刻进行部署,亲自带领区委游击队,包围了陡沟以西的张寨,打死了国民党陡沟乡约张缢和保长田本金(田华亭之子)、冯伯华(冯华阁之子)等3人。第二天,田奉先召开游击队员大会,对大家的革命行动给予了热情的鼓励。他说;“我们的武装斗争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胜利,这是大家英勇战斗的结果。可是,冯华阁这个大劣绅、大恶霸,残害劳苦大众的罪魁祸首还没被处决,主犯未除,后患无穷,大家要再接再励,乘胜追击,坚决把冯华阁处决掉”。但是由于会议保密不慎,他们开会的消息很快就被叛徒密告给了冯华阁。阴险狡诈的冯华阁闻讯后,惊恐万状,急忙收买拉拢亲信田里祥、田奉祥、田瑞祥、冯豹等一帮打手,密谋策划,对田奉先抢先下了毒手。

1930326日(即农历二月二十七日),正值陡沟镇逢集。这天早饭后,田奉先带领地下交通员田德元、肖凌云等一行4人,从本家尚田村出发,送其二儿田醒五到陡沟四小投考高年级。事情安排妥善以后,田奉先到该镇山陕会馆召开区委和游击队领导成员会议,就如何惩治冯华阁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和部署。散会后,当田奉先返回走到陡沟镇的小北门后街处时,冯华阁的打手田里祥、田奉祥、冯豹突然上前,挡住田奉先的去路,并与田奉先搭讪。刹那间,埋伏在周围的30多名打手蜂涌而上,将田奉先团团围住。田里祥从棉袄的袖筒里抽出一根木棍凶狠地向田奉先的头部打去,田奉先顿时昏倒在地。接着,冯豹从身上拔出杀猪的钎刀,凶残地向田奉先的喉咙连戳几刀,田奉先当场倒在血泊中。就这样,冯华阁纠集的这帮暴徒在光天化日之下,有组织、有预谋地将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、坚强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田奉先惨无人道地杀害了。这帮暴徒杀害了田奉先以后,并未就此罢休,接着,他们又疯狂地在陡沟镇西门外,用钎刀刺死了田奉先的侄子田德元,到魏庄用乱棍打死了田奉先的大哥田守先(田德元的父亲),到西李湾打死了交通员肖凌云兄弟二人,到尚田村抄了田奉先的家,摔死了田奉先不满两岁的儿子。

田奉先牺牲之后,陡沟区党的工作遭受严重损失,革命斗争停顿半年之久,游击队暂时转移隐蔽。为了狠狠打击冯华阁等人的嚣张气焰,重振陡沟区的革命斗争形势,为田奉先等人报仇,中共正阳县委领导的游击大队都集中在徒沟区活动,向冯家势力进行了坚决的斗争,终于处决了尚田村的劣绅田华亭,除掉了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田里祥、田瑞祥、冯豹等人。老奸巨猾的冯华阁胆颤心惊,逃到县城躲避而不敢露头,不久病亡。陡沟区的革命斗争又重新恢复和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。

1950年正阳县人民政府追认田奉先为革命烈士。中共正阳县陡沟镇党委、政府为田奉先烈士竖立了墓碑,以示纪念这位为革命献身的共产主义战士。

技术支持: 金盾网络科技 | 管理登录